投稿

经验

一位女主播的移动直播生活

阅读: 2016-05-24 来自:站长之家 我要评论
2016年5月20日,北京,女主播柚宝在直播时收到粉丝的“520”表白。 如果说秀场式的直播是一种小众娱乐方式,如今的直播正逐渐被大众接受。打开直播平台,吃饭的、唱歌的、撸串的、打游戏的、睡觉的、打碟的、跳舞的、讲相声的,小屏幕里的俊男靓女和屏幕上的点亮、互动、送礼物,热闹非凡.......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2016年5月20日,北京,女主播柚宝在直播时收到粉丝的“520”表白。

如果说秀场式的直播是一种小众娱乐方式,如今的直播正逐渐被大众接受。打开直播平台,吃饭的、唱歌的、撸串的、打游戏的、睡觉的、打碟的、跳舞的、讲相声的,小屏幕里的俊男靓女和屏幕上的点亮、互动、送礼物,热闹非凡......

直播平台近乎一个名利场,女主播月入几十万、一夜成名以及土豪一掷千金的传说,着实吸引着不少人。到底谁在直播,又是谁在看直播,他们又是为了什么?钛媒体影像《在线》第26期的主角,这个叫柚宝的女主播,也许会给出一些答案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两个月前,柚宝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个朋友的直播分享,她看了之后觉得挺有意思,朋友动员她也尝试一下,于是她试了试,结果有一天突然上了热门后,她就再也停不下来了:早上化妆、出门洗头、见朋友、网吧打游戏、家里看电视、吃饭、走在街上……几乎时刻不忘直播,如果她停下来,就有粉丝催她直播。到5月,她在映客上已经有十二万粉丝,每天同时在线观看她直播的人数在9000人左右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这是她每天的生活:早上出门去理发店洗头,洗完头去见见朋友,或者网吧玩LOL,晚上回家看看电视,睡觉。在洗头的时候,她也没停下直播。“两个月时间,赚了30万,都是粉丝送的礼物”。级别高的主播,按规定每天可以提现3000,但柚宝说自己几乎没有提过现,而是礼尚往来送了出去,“我没把直播当工作,也不靠这个赚钱,我家里条件不错,而且自己也能通过做微商赚钱”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初试直播,一个人对着摄像头讲话,她会觉得尴尬,播了两次就开始习惯了。“我的粉丝女孩子偏多,我的性格很大大咧咧的,女孩子会比较喜欢”。平时跟女粉丝,她会聊化妆品、包包之类的话题,跟男粉丝会聊游戏,唱歌,“在直播的时候,什么都能成为话题”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直播给她做微商带来了客流,她常常在直播平台给粉丝回复产品信息。她有两个微信号,其中一个号是专门做化妆品微商用的,在直播化妆的时候,会有粉丝问她化妆品的事情,她就会进行推荐自己用的化妆品,如果有人喜欢又想买,她就联系杭州的仓库发货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洗完头之后,理发师替她拿着手机,她开始通过直播向粉丝展示新形象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玩直播两个月,她觉得自己是在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,分享快乐,“走到哪都有人陪着我一样,有人跟我聊天,连我逛街他们都会帮我挑衣服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有时候,她可以在网吧玩一整天,她喜欢边玩LOL边直播,这样也吸引了不少男粉丝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5月20日,北京,三里屯,柚宝和另一名男主播。平时她也会看别人直播,如果觉得对方说话方式吸引人,或者唱歌好听,她就会送礼物。通过直播和互相送礼物,柚宝也结实了一些做主播的好朋友。

女主播 女主播生活

直播中,她会应邀给粉丝唱歌,“他们喜欢听我唱《丫头》”;柚宝有不少铁杆粉,“看直播的还是青少年居多。青少年沉迷网络的很多,有工作的人也容易耽误工作,还是要靠自控能力吧。” 对于自己,她觉得自己并不是离不开直播,而是有直播更好,“给自己无聊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”。对于一些签约的邀请,她都回绝了,“不想坐在电脑前对着电脑,把这事当个工作来做”。

本文系作者 苍蝇屠宰场 授权钛媒体发表,并经钛媒体编辑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

钛媒体影像栏目《在线》,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: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、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、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、籍籍无名的程序员、运营、极客、地推、快递员、讲师……他们的瞬间,都值得被记住。每周二出品。图文、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,未经钛媒体授权禁止转载、使用

 网友点评
微信005公众号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