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

点评

点一支兰州,吃一碗拉面,这个城市哪有互联网创业!

阅读: 2016-11-01 来自:新芽NewSeed 我要评论
【引言】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浪潮下,人们热衷于讨论北上广深的创业氛围,比拼它们的创业软硬件。新芽 NewSeed2016 年终策划第二波,带你反其道而行,去看看中华大地上的 “ 创业荒漠 ” ,它们可能不是你的故乡,但也绝对是一个个有故事的地方。第三站,我们走进西北城市 —— 兰州。 最近,狠毒在兰州的办公室撤了,它的创始人张泽...

【引言】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浪潮下,人们热衷于讨论北上广深的创业氛围,比拼它们的创业软硬件。新芽NewSeed2016年终策划第二波,带你反其道而行,去看看中华大地上的创业荒漠,它们可能不是你的故乡,但也绝对是一个个有故事的地方。第三站,我们走进西北城市——兰州。

最近,狠毒在兰州的办公室撤了,它的创始人张泽文又要开始背井离乡的旅程了。

张泽文是兰州人,从北航毕业后,他回老家兰州创办了狠毒,他的北京籍合伙人则留在北京,这也为他们今天的“撤退”留足了后路。

最初,抱着把进口商品带到西北城市的想法,他们在2016年7月上线了狠毒。张泽文认为,在兰州创业,可以避免北上广深那般无休止的烧钱战,最主要的是“省钱”。但有一点他没有预料到,省钱的地方,资源也少,投资机构近乎没有,就连技术方面的职位空缺也填不上。

就在10月底,狠毒的大本营搬到了北京。主攻二三线城市的定位也随之变成了一二线城市。

狠毒目前做的是彩妆类的进口产品,类似于小红书的模式,只是现实很伤人,在兰州这个被张泽文定位为三线城市的地方,当地人对彩妆用品非常不了解,“你给他们灌输这些东西,根本就灌输不进去”。按他的说法,这里的人们,宁可花几百块钱买一个国产的锅铲,也不会花钱去买进口产品。

在张泽文的描述里,兰州完全是一个跟“互联网创业”没有关系的城市。星星之火尚可燎原,大众创业的巨浪何以没有席卷到这里?

不创业的心和安于现状的人

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后,分天下为三十六郡,兰州一带隶属陇西郡地。这个西北城市,似乎与生俱来就带着一股苍凉感。在它所属的省份甘肃省内,有每思及其历史就让人恼恨又怜惜的敦煌莫高窟,有古诗句中被念及的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中的阳关,有文艺青年们嘴边哼唱的“一支兰州”,也有让兰州比甘肃更为人所道的“兰州拉面”,有威风凛凛的嘉峪关长城,也有流经兰州市内的母亲河黄河,有一本叫《读者》的杂志,还有一个酒泉卫星发射基地……

只是,悠长的历史文化积淀,似乎更多的教会了这里的人们“安于现状”。张泽文告诉新芽NewSeed,他身边选择创业的朋友很少,一般出来创业的,要么是名校毕业,要么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。他表示,他接触的常驻兰州的人,没有创业意识,他们满足于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,这种舒适的生活让他们不想再去折腾,或试图通过创业去赚更多钱。

说兰州是“互联网创业”的绝缘体,或许一点也不夸张,据公开的数据,在2015年和截止今日的2016年,整个甘肃省发生的融资事件也不足一双手的数量。

这里也有像兰州大学这样的一类高校,以及西北师范大学,兰州交通大学、兰州理工大学等二类本科高校,但这里的人才更愿意往外走或者选择继续深造。狠毒在招聘编程和UI的时候,终于找到一个愿意兼职做的,还因对方月薪八千的要求而最终作罢。

而这座城市在创业上的匮乏,并不仅仅表现在这一波创业潮上,应该说是一贯如此。叶檀在一篇文章中写道,“对于兰州这座城市来说,最要命的是没有培育起大型民企,我们说不出当地的知名产业和企业,城市定位模糊不清,从西北门户到西北工业重镇似乎都沾得上边,在西北的经济、教育地位与西安越拉越大,再下去要与西宁等城市为伍。”

 网友点评
微信005公众号二维码